诸葛从心

我只是只从心不要为难我qwq

网瘾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好东西(后续)

    “小鸡胗。。。”宿舍里,某只金毛狐狸一脸颓废地爬在床上。委屈地眨着眼睛。


    “闭嘴”被喊道的人连头都不回,依旧在草稿纸上奋笔疾书。


     ”呜呜呜qwq。。。。。。“伐开心地在柔软的床单上蹭了蹭自己的头,绘里觉得自己身为老大却没有威严这件事简直不要太悲哀。


      或许是受不了绘里这般的吵闹,真姬放弃了草稿上的演算,将笔轻轻地挂在耳后。“说吧,什么事?”无奈的语气。


      被问到的人有些惊喜,却也点到就收,从床上支起身子。“我。。。就是那个。。。那个。。。“

        

      “讲。”真姬烦躁地卷着头发,有时候她真的想一巴掌摔在自家老大脸上然后带着某个娇小玲珑的前辈远走高飞。

 

        抓了抓略显凌乱的金色长发。


       “可以帮我追一下网吧的老板娘吗?⁄(⁄ ⁄•⁄ω⁄•⁄ ⁄)⁄”


         哈?

   

        “给我个理由”


         “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的上网了啊!”聪明可爱的小绘里正气凌然的说出了自认为无可挑剔的理由。


          “。。。。。。”自家老大网瘾晚期还不吃药怎么办,急,在线等。


            不得不说绘里是个说到做到的行动派,这就出现了大中午一只金毛煞笔和一只红毛煞笔在街上拼命骑着自行车去富士山周边采樱花的奇妙故事。


            “我真觉得我们这样很煞笔”


             “哪有~小鸡胗,这叫青春!”


               于是两人沉默了整整半个小时。别问我为什么只有半个小时,因为半个小时后这两只已经因为太累而不得不说话减轻压力了。


              “小,小鸡胗。。我们这样下去根本撑不到富士山。。”把头低下在袖口上抹了把汗,聪明可爱的小绘里发现了这一点。


               “所,以,呢?”真姬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


                “我们可以喊对自己重要的人的名字!”


                  小鸡胗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某金毛狐狸。


                  “就这样决定了!我先来!”身为老大气势不能输,绘里决定先来一波。(旁边的小鸡胗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无极剑。。。啊不对!东条希!”


                    感觉好耻!


                    平复了一下心情,“轮到你了~小鸡胗”说完绘里还挑衅般地看了真姬一眼。


                   “唔。。。”真姬不甘地咬了咬下唇,这种羞耻程度还真是。。


                    “矢,矢,矢泽妮可!”刚说完世界上就有多出一颗番茄。


                    “就是这样!”绘里表示“good  job”


                       之后的事情。。听有关人士报道,大街上出现了两名喊着类似人名的变态,一个金毛一个红毛。并从东京都千代田区一直喊到富士山,目击证人数不胜数。


                      搞事搞事。


                     但最搞事得是听说绘里表白成功了。


                    “绘里亲我饿了~”


                      “希希我去做饭!”


                       “绘里里我肩膀疼~”


                       “希希不要动我来帮你揉!”顺便占便宜。


                         搂着自己家前辈的小鸡胗不想说话,表示:


                         “我可能看见了假绘里”

                    




        


      ps:大概还会有番外的吧,,,大概。。。

(东京都千代田区是音乃木阪学校的所在地)

(富士山离东京有80公里所以小绘里和小鸡胗才会那么累hhh)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