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从心

我只是只从心不要为难我qwq

               我是一只孤魂野鬼,大概算是吧,嗯,应该。

                                                                                                                                    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进入轮回,我只能呆在奈何桥旁,看着孟婆一次一次地把汤递给要转生的人们。

                                                                                                                                    呆了多少年了呢?一年,两年,三年,还是四年。不,似乎比这要多得多。

                                                                                                                                     我几乎什麽都快要忘了,唯一还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还有她。

                                                                                                                                      每一百年都会见到的人,当然不会忘记吧。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娘子。

      

          哦,忘了说了,我叫洛天依,我娘子叫乐正绫。

 

        我不能入轮回的原因是什麽来着?让我想一想,没办法,人都会对自己不在乎的东西忘的特别快,不对,应该是鬼。

      

        似乎,是因为刚死的时候和天帝的一段对话吧。

       

        “洛天依,你在大殿门前跪了3天3夜,你到底想干什麽?”很空灵的声音,不过似乎带着一点点的愠怒。


         ”我只是想让您帮我一个忙,您可知我的娘子,乐正绫?“

 

        ”当然知道,那女子生前乃英雄豪杰,人美心善,积下了不少阴德,下一世必能投个富贵人家。不过她这一生实属坎坷,可惜了。。。“


        ”我能请求您,让她以后的每一世都能幸福美满吗?什麽代价,都可以。“

 

       ”这是为何,你不想和她轮回转世,再续前缘吗。“

      

      “我何尝不想。但上一世,她跟着我,受尽了磨难,最终和我一同自尽身亡。而我,却什麽也给不了她。您也知我是女子,我给不了她所想要的。想想自己,也没什麽价值了,能带给她的,可能也只有这些了。”

 

       “。。。。。。也罢,我本不该干扰红尘俗世,看在你二人情深意切,便圆了你的愿便是。”


          当初不知道天帝从自己身上带走了什麽,现在想来,可能就是轮回转世的能力了。

 

          我蹲在冥界三途河旁,用手指轻轻把玩着娇艳的彼岸花。算下来,又是一个一百年了,娘子也快来了吧。

          

           朝着奈何桥队伍的尽头凝望,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红色身影。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不断地拂动着我那颗冰冷的心脏。


           还是那麽喜欢穿红色呢。僵硬的脸庞想要扯动出一抹微笑,但总觉得笑得太丑,最后只好作罢。

          

           绫的旁边有一个英俊的男人,正在和绫谈笑风生,我知道,那是她这一世的相公。这一次的相公比上一次的英俊多了,不过比上上一次的要差些。


           绫笑得很灿烂,比在我身边时笑得好看多了。不怎麽吃醋,用最近似乎很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你开心就好。”这句话还是我从最近投胎的人口中听来的。


           忽然,感到一阵虚弱。我清楚这是为什麽,从前听别人说过,有心愿未完成的鬼就会留在世间,而心愿完成后,便会渐渐消散。我的心愿,大概就是看着绫快乐吧。

 

          过了半响。我感觉不太对,以前只是虚弱一小会,很快就会恢复今天怎麽一直都没变回来。莫非这次,是要完全消失了吗?

        

         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红色身影,我慌了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什麽是慌张,但是这种令人急躁的感觉,我想应该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吧。

 

         用尽所有的力量去向那个红色身影跑去。脑中只有她,眼中只有她,心中,也只有她。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可她依旧没有注意到自己,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快速流失,我真的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啊,求你看看我!求你看看我!就一眼就好,就一眼!

  

       就快到了。。。我看着那张每晚都会梦到的脸庞,用这句话麻痹着自己。             

 

       我知道的 ,我还是百年前  亦或是千年前的依,但她早已不是那个绫了。


       可虽是如此,我在消失前仍向她奔去,甚至拼命喊着她的名字  。即使她永远也不会再回头对我笑,并对我温柔的说:“依,你来了。”

                                                                                                 

       这可能是一种欺骗,欺骗着我的心,我的一切,可就是这样幼稚的自我欺骗,却让我想永远地沉沦下去,因为,那是有她在的梦境。


       可以伴随你千年,可以沉默地付出,可以静静地守候,可是,真的不想,就这样无声地离去。求求你,能不能满足我的这一次任性,再叫我一声“依”。

                                                                                                                              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快速变得透明,然后消失。

 

        ”绫。。。。。。“消失前最后说出的一个字,可是很快就飘散在了空中,就像它的主人一样,不会任何人来回应。

       

       乐正绫扭过头来,却只看到了一片火红的彼岸花。

 

       ”绫,怎麽了吗?“

     

       ”啊,没什麽。就是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不过没什麽啦“

        

       九重天上,天帝看着这一切,缓缓地说出了一句话。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到底无,痴儿,痴儿啊。”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