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从心

我只是只从心不要为难我qwq

画手书时有几张画忘记加上去了qaq,这几张图出现在我的文件里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的,简直蠢死了好吗qaq

最后一张图是封面,一起放上来了

画了个凯莱的手书(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前来厚颜无耻的宣传一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848373/

文章链接不行的话放评论里:-D

今天打结界突破的时候开了自动。。。

然后就看见我家本来非得不行的吞崽竟然一直在攒狂气???!

当时把我激动的哎。

结果过了一分钟后我突然发现吞崽光攒不用??(喵喵喵)

都快被打成纸人了好吗????

刚想解除自动就看见吞崽被打死了。。。

emmmmmm。。。

吞崽你绝对是想你家茨木了吧(╯‵□′)╯︵┻━┻

好歹为阿爸的勋章想想啊喂!!!

打完就可以回去和茨球嘿嘿嘿了吞崽你给我来这么一出!!

草稿流无误。OOC有

不会起名字总之我爱灯刀【上】

两人的相遇,不出意料的是在召唤室里

青色的眼眸与金色对峙,却不知谁先扭过了头。阿爸也是个标准的非洲人,月见黑都拿到了的那种,看见ssr的标志就高兴地飞起来,急忙截图下线去和自己的小伙伴们炫耀。 

走前嘱咐青行灯要把她照顾好。

 被点名的灯妖无奈叹了口气,打量起了对面的人。身穿黑色盔甲,头戴高高的乌帽。面容精致,柔顺的黑发散下,金瞳则为她增添了一抹凌厉和生动。手中的刀因太过高大而被少女拖在地上,但刀上散发的浓重妖气也令人不可忽视。

  “妖刀姬”,青行灯熟知这个名字,也未曾没有见过本尊,但这么近的接触还是第一次。这位强大妖怪的故事,她一直渴望收入囊中。

喉咙里传出一声轻笑。引得少女微微的注意。“妖刀姬阁下吗?请跟我来。”青行灯的嗓音很有特色,带有一份其独有的魅惑,凭借这个她获得过不少情节美妙的故事,就算再冷漠的妖怪也会透露一些沧桑。

 在妖刀姬这里却失了灵。

 走在木质的地板上,青行灯思考着哪里还有空房间。自家阿爸心软,即使是r级别的小式神也不愿意随便喂掉,所以这就导致了寮里面房子异常的满。大部分式神都选择了合居。

  “妖刀姬阁下,寮里面基本没有空房子了,可愿意与。。。。”

    ” 。。。。。对不起,请不要靠近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冷淡的回答打断。看着妖刀姬处变不惊的面庞,青行灯简直怀疑她和傀儡师是不是亲戚。但比起害怕,她倒是觉得对方的反应更像是防备 

   防备什么?防备她吗?灯妖挑了挑眉。即便是被同一寮契约也不能打破的防备,青行灯随即判断出妖刀姬防备的并不是她,毕竟也是同样拥有ssr称呼的大妖

    猛然间,妖刀姬手中的妖刀妖力突然变得无比厚重,就连附近的鬼火也都被这妖气扰的乱了起来。青行灯小施法力才破解开这妖气。安抚好鬼火。看着少女咬着下唇的惨白模样和那明显有些喧宾夺主的妖刀,青行灯突然明白了什么。

     “到底谁是‘宾’谁是·‘主’呢?果然。。。你的故事,可比我想象的要精致的多,妖刀姬。”

      脸上的笑意抑制不住地增大,直达青色的眼底。

  最终妖刀姬还是住在了青行灯附近特意腾出来的房子里,尽管有些破,但是住客似乎并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妖刀姬所需要的,只是对于他人和自己来说都安全的距离。

   金瞳黑发的少女就像武士一样谨慎而又小心翼翼。无论干什么都离群体远远的,特立独行而又带有一份温柔。但也是一块无论如何都不开窍的木头。这是青行灯与妖刀姬相处了一个星期后得出的结论。

    说是相处,倒不如说是青行灯单方面的靠近和观察,妖刀姬从始至终没有表现出要与她交流相处的意思。甚至会在远处看见青行灯时悄悄加快步伐离开。青行灯总是给妖刀姬一种看透一切的感觉,直觉告诉她,还是不要与这灯妖接触为好。

 阿爸为妖刀姬带来了一套金光闪闪的六星极品针女御魂和网切御魂。随后就兴奋地开始不断地让她出战。而妖刀姬也的确没让阿爸失望,针女几乎次次触发。

“灯灯你知道嘛!今天我被人说欧洲人了啊哈哈哈!!这还是我拿到月见黑后的第一次啊哈哈哈哈!!”

看着自家阿爸日常抽风,青行灯挑了挑眉。

“阿爸,我明天也想出战。”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好。。。。等下灯灯你说啥玩意儿?”

反应过来的阿爸一脸懵逼,想要喊住青行灯却发现那抹青色的影子早已不知去向。

阿爸最终还是答应了青行灯的要求。第二天当妖刀姬看见青行灯出现在魂十队伍中的时候看了青行灯一眼,不过很快就被遮掩了下去。而青行灯只是笑了一笑。

山兔不出意料的抢到了一速,接下来的对决非常轻松,被阿爸快速培养长大的妖刀姬攻击力出乎意料的高,前两回合一个大招几乎就把剩下的残血全部收下了。

嗜血地挥出一刀又一刀的妖刀姬,那金瞳中的杀意没有丝毫收敛,反而顺着一个又一个敌人的倒下而被完全的释放出来,狂妄的笑声回响在战场上。青行灯若有所思的看着妖刀姬身上早已被鲜血侵染的盔甲,感受着它所带来的压抑与血腥,却又完全在穿戴着她的人身上找不出半分违和感。

可是这并不是妖刀姬,这是妖刀。青行灯很确定这一点。那个如樱花般温柔的少女,并不是眼前嗜血的妖刀。或者说,是与妖刀融合的妖刀姬。看着仍在不断厮杀的妖刀姬,青行灯仿佛看见了一个装满瑰宝的宝库。不管是打开宝库的艰难过程还是宝库中华丽的瑰宝,都在深深吸引着她。

时间在妖怪身上似乎永远都算不得什么,不知不觉妖刀姬已入寮一个月,百鬼夜行之日也已到来。

百鬼夜行之日,阴气四起,平日生气勃勃的地方全被喝酒聚会的妖怪们所占领。青行灯看着众妖在街头游荡的场面,不禁感叹,自己曾如此盼望加入百鬼夜行,到如今,却真的成为妖了。她看了看围绕着自己的青蝶,低笑一声。

 百物语,是每年百鬼夜行都必不可少的一项。

“阿拉阿拉~今年讲些什么呢?让妾身想想。。。。。。”座下已无虚席,却又安静一片。

“嗯。。。今年妾身就来讲讲我们大江山鬼王酒吞的故事,如何?”青行灯边说边看着酒吞的表情变化。果然对方早已经脸黑一片,若不是旁边的茨木童子拉住他,定会上前砸了青行灯的场子。

“从前,有一位鬼族首领,名为酒吞童子,一个有着英俊外表的妖怪”

“他实力很强,征战四方,身边也有一位旗鼓相当的挚友,茨木童子。直到有一天,他爱上了一个女人——枫叶林中的鬼女红叶”

 “。。。。。。”

青行灯噙着笑意,认真的讲述着属于酒吞的怪谈。故事不算长也不算短,却恰到好处的给人了意犹未尽的感觉。看着酒吞拽着茨木骂骂咧咧的走远,青行灯慢慢捧起手边的茶盏,细细品味着。

妖怪们在一点点散去,但会场仍旧热闹非凡。“是啊”青行灯想“毕竟一年也没几次能胡闹的机会。”。

喧闹的谈话与高喊在青行灯耳里渐渐被简化成了一阵阵杂音。忽然,一双平静而祥和的金色双眸在脑中一闪而过。像一颗石子,在那略显平淡的青眸中激起了涟漪。不大,却明显至极。

“妖刀姬。。。”轻轻念出她的名字。她来了吗,她在干什么?视线不断越过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却无论如何都看不到熟悉的黑发金眸。

那个永远孤身一人的少女。永远渴望靠近别人却又小心翼翼避开的少女。想到这些。青行灯忽然有些想见她。如果能在百鬼夜行之日获得她的故事,也该是一份纪念。

“到时妾身的百物语就该叫做一百零一物语了吗?”青行灯为自己开了个冷笑话。



话痨一会儿:【下】可能就会有发展了吧。【上】大部分都是灯姐视角,到了【下】我的刀厨力可能就会突然爆发ummm。我说我是一个星期前写的你信吗?(这人就是个辣鸡)渣文笔差点想删了。。我想去尽量的理解她们。理解灯刀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是泥垢),说人物不会OOC我都不信,但我希望还是减少OOC的出现。有什么不对可以都提出来。我会去一点点改正。顺便文中阿爸抽到灯姐只是个意外。她真的很非

最后表白各位大大和太太!!!!我爱你们啊啊啊啊啊啊!!!!(旋转烟花爆炸)

                                                                                                        

                                                                                                             

                                                                                                 

                                                                                                                 




                                                                                                                    

                                                                                                                 

                                                                                                                 


                                                                                                                                                                                                                                                                                                                                                                                                                                                                          

                                                                                                                                         

随笔(中二少年的自白)

      随笔,各位看官也随便看看就好。就当玩玩儿

     

      我处于一个家庭中很尴尬的位置,我是被爷爷奶奶养大的。比起父母,对于这两位的感情要更深一些。这导致我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父母。我害怕,恐惧甚至厌恶见到他们。

       我对于他们的感恩与孝心有一小部分是在道德的基础上的,这让我感觉站在悬崖边,时时刻刻都担心着与深渊融为一体。我害怕所有的孝心都会变成道德的产物。

        以上就是我和父母的关系。

        我的未来是自己的,我的理想是自己的,我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但我不想要这些。

        爷爷奶奶总是给我一种安全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可能是唯一会在我回家的时候说一句“你回来啦”的人。

         他们对我很严厉,他们是真心把我当成他们的孩子。 他们不懂我喜欢的一切,但他们会用笨拙的语言去夸奖我。

        我只是想要这些。但我并不奢求父母去做这种事,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可能有人会说我幼稚,中二。我也这么觉得。我恨我的中二,天真,为什么自己不能再坚强一些去处理这一切。为什么总是去渴望着由别人会迈出第一步。为什么不能像电视剧里的人一样冲锋陷阵勇往直前。而总是去别人不认识自己的地方说出自己幼稚到不行的世界观?

       为什么总是躲在一旁哭泣。为什么不去做些什么。为什么总是连累自己最重要的人。

        我可真他妈是个懦夫。


        


网瘾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好东西(后续)

    “小鸡胗。。。”宿舍里,某只金毛狐狸一脸颓废地爬在床上。委屈地眨着眼睛。


    “闭嘴”被喊道的人连头都不回,依旧在草稿纸上奋笔疾书。


     ”呜呜呜qwq。。。。。。“伐开心地在柔软的床单上蹭了蹭自己的头,绘里觉得自己身为老大却没有威严这件事简直不要太悲哀。


      或许是受不了绘里这般的吵闹,真姬放弃了草稿上的演算,将笔轻轻地挂在耳后。“说吧,什么事?”无奈的语气。


      被问到的人有些惊喜,却也点到就收,从床上支起身子。“我。。。就是那个。。。那个。。。“

        

      “讲。”真姬烦躁地卷着头发,有时候她真的想一巴掌摔在自家老大脸上然后带着某个娇小玲珑的前辈远走高飞。

 

        抓了抓略显凌乱的金色长发。


       “可以帮我追一下网吧的老板娘吗?⁄(⁄ ⁄•⁄ω⁄•⁄ ⁄)⁄”


         哈?

   

        “给我个理由”


         “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的上网了啊!”聪明可爱的小绘里正气凌然的说出了自认为无可挑剔的理由。


          “。。。。。。”自家老大网瘾晚期还不吃药怎么办,急,在线等。


            不得不说绘里是个说到做到的行动派,这就出现了大中午一只金毛煞笔和一只红毛煞笔在街上拼命骑着自行车去富士山周边采樱花的奇妙故事。


            “我真觉得我们这样很煞笔”


             “哪有~小鸡胗,这叫青春!”


               于是两人沉默了整整半个小时。别问我为什么只有半个小时,因为半个小时后这两只已经因为太累而不得不说话减轻压力了。


              “小,小鸡胗。。我们这样下去根本撑不到富士山。。”把头低下在袖口上抹了把汗,聪明可爱的小绘里发现了这一点。


               “所,以,呢?”真姬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


                “我们可以喊对自己重要的人的名字!”


                  小鸡胗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某金毛狐狸。


                  “就这样决定了!我先来!”身为老大气势不能输,绘里决定先来一波。(旁边的小鸡胗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无极剑。。。啊不对!东条希!”


                    感觉好耻!


                    平复了一下心情,“轮到你了~小鸡胗”说完绘里还挑衅般地看了真姬一眼。


                   “唔。。。”真姬不甘地咬了咬下唇,这种羞耻程度还真是。。


                    “矢,矢,矢泽妮可!”刚说完世界上就有多出一颗番茄。


                    “就是这样!”绘里表示“good  job”


                       之后的事情。。听有关人士报道,大街上出现了两名喊着类似人名的变态,一个金毛一个红毛。并从东京都千代田区一直喊到富士山,目击证人数不胜数。


                      搞事搞事。


                     但最搞事得是听说绘里表白成功了。


                    “绘里亲我饿了~”


                      “希希我去做饭!”


                       “绘里里我肩膀疼~”


                       “希希不要动我来帮你揉!”顺便占便宜。


                         搂着自己家前辈的小鸡胗不想说话,表示:


                         “我可能看见了假绘里”

                    




        


      ps:大概还会有番外的吧,,,大概。。。

(东京都千代田区是音乃木阪学校的所在地)

(富士山离东京有80公里所以小绘里和小鸡胗才会那么累hhh)

绘里生贺!:D

             “ 嘛,神棍啊。。。不是我说你!你啥时候才能不跟着我啊?!”终于沉不住气的绘里无奈的转过身来。看着后面在一个月前就在跟着自己的紫发神棍。


             “绘里里这么说就不对咯~我只是碰巧要和绘里里去一样的地方走一样的路而已嘛~”


               “你!哎。。。”实在是那拿这个人没辙啊!绘里胡乱揪了揪自己鲜见的金色长发,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到底要我怎麽办啊嗷呜呜呜呜呜QAQ!!想到烦心处,绘里也不吱声了。


                 而希见到绘里不再说话,便也是淡淡一笑,赏景观花,自娱自乐。


                 一时间,本来就幽静的小路显得气氛更加奇怪,却并不令人感到心烦。


                到底还是在耐心这方面,绘里稍逊一筹。也不怪她耍个小性子。在自己生日这一天却完全没人祝贺,是谁也会心情烦躁吧。


                没错,今天,也就是10月21日,正是我们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流氓(大雾)武士!绚濑绘里的生日!说起为什么没人给她过生日,绘里就想一刀斩了在她生日的前一天云游四海的师父和一心只为练功和去京城见花魁南小姐的师弟!(掀桌)


              因为从小就被师父收养,尽管功夫练到了一个无人匹敌的程度,但绘里的心态却明显还是一个小孩子,所以生日没人过这种事绝对不能忍啊! 而这种心态,就在这时,转换为了。。。。。。。。。。


              “为什么还没到目的地啊真是烦死了所以说神棍你走路真慢啊要是会轻功就好了有木有啊啊真是烦死了!!!”


                无休止的抱怨。


               这边绘里还在抓狂,那边的希却早已笑出声来。


              “是谁昨天晚上要启程的时候吓了个半死还喊着什么”小绘里不敢啦小绘里要回家QAQ“然后才拖到今天启程的?”


                 一句话把绘里瞬间呛住了。


                “这,这个!那个只是。。。。”


                  “好啦~”

        

                  不知何时,希已经来到了绘里的身后。温和的手掌未微蹭着那份良好的触感。


                  “生日快乐哦~绘里亲~”


                   “唉唉?!!谁,谁要你说生日快乐阿///”


                     “一点也不坦率哦绘里亲:D,明明心里一直在想找个人陪自己过生日的哦~咱都算出来了呢”


                      ”啧。。。。。。“


                     ”就算是很厉害的武士也不要勉强自己啦绘里亲,就算是武士也会怕黑的嘛~很~正~常~的哦!!“将胳膊向前一伸,便毫不费力的抱住了某只快要抓狂的金毛狐狸。


                    ”马上给我忘记这件事!马上!!“愤怒的脸色丝毫掩盖不住脸上的红晕。啊拉啊拉~已经抓狂了呢~


                   轻柔地将凑到对方的耳边,用最温柔的语气说了一句令绚濑绘里终生难忘的话语。


                  ”无论是什么时候,咱都会陪在绘里亲的身边,然后。。。帮绘里亲过完每一个生日哟~“


                  怀中的人渐渐停止挣扎,害羞地蜷在那个让她一辈子都不想脱离的温暖怀抱。


                   ”知道了。。。。“


                    小到如蚊子声般的回答,却让某人展开了最灿烂的笑颜。




ps: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但还是好喜欢绘里和希嗷呜呜呜呜!(话说用这样渣的文笔真的大丈夫嘛?)


                    


网瘾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个好东西

       网瘾少女绘x网管希

                                                                                                                            “啊啊!!!!网管sama!!网又断了啊!”

                                                                                                                                某只金毛狐狸像疯了一样地拍着自己的电脑桌。开什麽玩笑啊!!好不容易才攻到敌方的塔下!忽然掉线?!你在逗我嘛?!

                                                                                                                               本来还懒懒的趴在办公桌上的希听到声音,扭过头去,看着炸毛的绘里,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阿拉阿拉~绘里亲,我记得,你似乎还没满十八岁吧。。。。”

                                                                                                                               绘里拍键盘的动作瞬间停住,脸上缓缓落下了一滴冷汗。

                                                                                                                             ”这次。。。似乎也没交钱呢~“

                                                                                                                               大事不妙!绘里在心中高呼。也不管队友会不会骂死自己,先逃了再说!!

                                                                                                                               悄悄拿出手机,聪明可爱的小绘里用多年锻练出来的盲打技术给小鸡胗发出了短信。

                                                                                                                               某个还在学校的小鸡胗忽然听到了一阵手机短信铃声,她打开了手机,然后。。。。。。

                                                                                                                             “绚濑绘里你要是一天不给我惹事会死吗?!”

                                                                                                                                此时此刻的网吧里,小绘里正在被某网管以许多丧心病狂的方式调戏着。

                                                                                                                                ”绘里亲~ 让咱看看你的手相吧,咱可是很好奇远近闻名的不良少年小绘里的感情线是什麽呢~不要钱的哦。“

                                                                                                                                  面前的人还在不断地说着令人羞耻的话,就连一向自称脸皮厚的自己也有些招架不住。虽然一个长得好还身材美的人调戏是种享受。。。


              想着想着,绘里的视线就不自觉地移到了网管东条希锁骨以下的。。。那个啥上面去。 


            “噫~俄罗斯老流氓。”灼热的视线让本来就直觉敏感的希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再次调戏了一次绚濑绘里,满意地看着对方涨红的脸颊,希邪恶地笑了笑。

       

                  绘里尴尬地挠了挠自己那头略显凌乱的金色长发,不知所措。


               “绚濑绘里!!!你一天不给我惹事会死啊!!!”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聪明可爱的小绘里僵硬地转过头,果然看到了那头熟悉的红色长发。

    

                “小真姬~QWQ“ 看见自己救命恩人的绘里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了,天蓝色的眼睛中充满泪光,一瞬间就朝西木野真姬扑了过去,却被对方一把拧住耳朵。

 

                   ”嗷呜呜呜呜呜呜!!!QAQ“不管绘里有多疼,真姬掏出钱,放在了网管办公桌上。”多谢你对我们家老大的照顾,希小姐。“


                   说完扯着绘里便走向网吧大门。


                 ”呜呜呜qaq小真姬你为甚麽要扯我耳朵嘛!“

 

                 ”谁让你有这麽多麻烦,耽误了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不就是想和你家小女友在一起吗!!!欺负俄罗斯单身汪!“


                 ”。。。。。。///   ///“

             

                 ”所以说你害羞个什麽劲啊哦妈妈我的眼睛要被闪瞎了!“


                  对话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希看了看桌子上的钱,把它随便放在了一遍,然后再度趴在桌子上,盯着那抹金色身影所离去的地方,抽出了一张塔罗牌——那是”情人“。


               ”嘛~绘里亲,明天见。咱是绝对不会让你跑掉的哦~毕竟。。。你可是被大明神的使者喜欢着的哦~“



    


        

ps:大概还会有后续的吧。。。。

               我是一只孤魂野鬼,大概算是吧,嗯,应该。

                                                                                                                                    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进入轮回,我只能呆在奈何桥旁,看着孟婆一次一次地把汤递给要转生的人们。

                                                                                                                                    呆了多少年了呢?一年,两年,三年,还是四年。不,似乎比这要多得多。

                                                                                                                                     我几乎什麽都快要忘了,唯一还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还有她。

                                                                                                                                      每一百年都会见到的人,当然不会忘记吧。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娘子。

      

          哦,忘了说了,我叫洛天依,我娘子叫乐正绫。

 

        我不能入轮回的原因是什麽来着?让我想一想,没办法,人都会对自己不在乎的东西忘的特别快,不对,应该是鬼。

      

        似乎,是因为刚死的时候和天帝的一段对话吧。

       

        “洛天依,你在大殿门前跪了3天3夜,你到底想干什麽?”很空灵的声音,不过似乎带着一点点的愠怒。


         ”我只是想让您帮我一个忙,您可知我的娘子,乐正绫?“

 

        ”当然知道,那女子生前乃英雄豪杰,人美心善,积下了不少阴德,下一世必能投个富贵人家。不过她这一生实属坎坷,可惜了。。。“


        ”我能请求您,让她以后的每一世都能幸福美满吗?什麽代价,都可以。“

 

       ”这是为何,你不想和她轮回转世,再续前缘吗。“

      

      “我何尝不想。但上一世,她跟着我,受尽了磨难,最终和我一同自尽身亡。而我,却什麽也给不了她。您也知我是女子,我给不了她所想要的。想想自己,也没什麽价值了,能带给她的,可能也只有这些了。”

 

       “。。。。。。也罢,我本不该干扰红尘俗世,看在你二人情深意切,便圆了你的愿便是。”


          当初不知道天帝从自己身上带走了什麽,现在想来,可能就是轮回转世的能力了。

 

          我蹲在冥界三途河旁,用手指轻轻把玩着娇艳的彼岸花。算下来,又是一个一百年了,娘子也快来了吧。

          

           朝着奈何桥队伍的尽头凝望,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红色身影。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不断地拂动着我那颗冰冷的心脏。


           还是那麽喜欢穿红色呢。僵硬的脸庞想要扯动出一抹微笑,但总觉得笑得太丑,最后只好作罢。

          

           绫的旁边有一个英俊的男人,正在和绫谈笑风生,我知道,那是她这一世的相公。这一次的相公比上一次的英俊多了,不过比上上一次的要差些。


           绫笑得很灿烂,比在我身边时笑得好看多了。不怎麽吃醋,用最近似乎很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你开心就好。”这句话还是我从最近投胎的人口中听来的。


           忽然,感到一阵虚弱。我清楚这是为什麽,从前听别人说过,有心愿未完成的鬼就会留在世间,而心愿完成后,便会渐渐消散。我的心愿,大概就是看着绫快乐吧。

 

          过了半响。我感觉不太对,以前只是虚弱一小会,很快就会恢复今天怎麽一直都没变回来。莫非这次,是要完全消失了吗?

        

         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红色身影,我慌了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什麽是慌张,但是这种令人急躁的感觉,我想应该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吧。

 

         用尽所有的力量去向那个红色身影跑去。脑中只有她,眼中只有她,心中,也只有她。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可她依旧没有注意到自己,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快速流失,我真的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啊,求你看看我!求你看看我!就一眼就好,就一眼!

  

       就快到了。。。我看着那张每晚都会梦到的脸庞,用这句话麻痹着自己。             

 

       我知道的 ,我还是百年前  亦或是千年前的依,但她早已不是那个绫了。


       可虽是如此,我在消失前仍向她奔去,甚至拼命喊着她的名字  。即使她永远也不会再回头对我笑,并对我温柔的说:“依,你来了。”

                                                                                                 

       这可能是一种欺骗,欺骗着我的心,我的一切,可就是这样幼稚的自我欺骗,却让我想永远地沉沦下去,因为,那是有她在的梦境。


       可以伴随你千年,可以沉默地付出,可以静静地守候,可是,真的不想,就这样无声地离去。求求你,能不能满足我的这一次任性,再叫我一声“依”。

                                                                                                                              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快速变得透明,然后消失。

 

        ”绫。。。。。。“消失前最后说出的一个字,可是很快就飘散在了空中,就像它的主人一样,不会任何人来回应。

       

       乐正绫扭过头来,却只看到了一片火红的彼岸花。

 

       ”绫,怎麽了吗?“

     

       ”啊,没什麽。就是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不过没什麽啦“

        

       九重天上,天帝看着这一切,缓缓地说出了一句话。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到底无,痴儿,痴儿啊。”

      

      

         


关于萌战

    萌战天依和阿绫对上了,不知诸君怎看。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就是到底要砍左手还是砍右手。

    阿绫输了,天依会伤心。

    天依输了,阿绫会伤心。

    因为爱的太深,所以不想她们任何一个受伤。

    诸君打算怎麽办?

    [弃票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还在犹豫ing。。。]